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怀庆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香港蘇富比2017年春拍之王怀庆 《房中房-红色之床》

2017-03-26 19:08:59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
A-A+

  王怀庆 《房中房-红色之床》 (双联作) 2002年作,综合媒材、油画画布裱于木板

  200 x 240 公分(一组) 200 x120 公分(每件)

  估价:2,000万至3,000万港元

  破解.盛宴之秘

  王怀庆的艺术,始终体现深刻的历史感怀:在中国大陆独尊写实的时代,其敢以《伯乐相马》象征一代人的际遇,反衬「高大全红光亮」的虚妄;随着改革开放带来八〇年代的自由空气,当代诸家纷纷以玩世、泼皮、波普挣脱官方教条,王怀庆却不汲汲于潮流,而专注于社会的文化断层,借着怀古、思古,发掘一条通往未来的艺术之路,并在一场江南游历中,首次发现沧桑孤寂的空间美和抽象美,开始他沉厚大气的半具象艺术。这种独特的半具象语言,初始于老宅的室内空间,继之以传世的古典家具;1996年,王怀庆以宋代名画《韩煕载夜宴图》为灵感,创作带有超现实主义特征的半具象巨构,颠覆「人」与「物」的关系,入选1998年纽约古根汉姆艺术馆「中华五千年」大展,引起重大国际回响;2002年,艺术家接续创作《房中房-红色之床》(拍品编号1007),将这场唐宋之交的传奇盛宴,以现代形式推向高潮,其上承艺术家八、九〇年代成就的同时,亦下开他千禧年代的创作鸿图。

  聚焦.特写.强化

  《韩熙载夜宴图》约诞生于公元十世纪的五代十国时期,相传南唐后主李煜对名臣韩熙载有所猜疑,于是派遣画院待诏顾闳中等到韩府打探,并作画纪录;韩熙载为求自保,于是佯装沉缅声色、醉生梦死,顾闳中将宴会当晚默记于心,事后完成此幅中国绘画史上的巨作;千载之后,王怀庆于2002年创作《房中房-红色之床》,似有意续写传奇,其聚焦《韩熙载夜宴图》的关键局部,加以特写、强化。艺术家在双联屏的偌大空间之上,以富于肌理的朱红油彩,手绘一组宏伟的明式寝具「架子床」,不仅填满整个画面,更借着嵌入古董家具部件,突破画布的二维平面与边界局限,往前、后、下方突围,产生富于视觉冲击力的三维浮雕感和雕塑感,甚至使绘画化为「床」本身,特别当作品悬挂陈列,其温润的质感、动变的光影,更让观众如临实景,由此打破了绘画、雕塑和装置艺术的界限。

  《房中房-红色之床》形象温馨旖旎、结构层次复沓,如小红低唱,余音袅袅,人文气质醇厚。其造型灵感,呼应《韩熙载夜宴图》第一段「听乐」与第三段「歇息」:两段之中,韩熙载(902至970年)安坐榻上,或怡然听乐,或盥手歇息,在贵客、优伶簇拥之中宴乐;让画面倍添悬念的,是两段场景都刻意安排一张「架子床」在榻的后面或旁边,床上一片狼藉,甚至躺放着韩氏宠姬的琵琶,如此布置,不禁让观者想入非非;《房中房-红色之床》以架子床为主题,正是要让观众一窥那筵终人散之后更为隐秘、也更具张力的剧幕,猜测这椿千古奇谈的弦外之音-「床」象征着盛会的终结,有如交响乐的尾声高潮。这场纠结着君臣斗争、声色逸乐、谍报奇谋、生死契阔、丹青绝唱的千古一宴,最后到底如何发展?艺术家刻意置物象于四周,而将中间放空,正是为了引诱观众入局,激起悬念与思索,在脑海中补完那留白的剧情。若与艺术家于同年创作的《房中房-韩熙载之床》并观,则更能突出本作隐伏的强大张力。

  拆解.重构.破格

  《房中房-红色之床》的诞生,标志王怀庆半具象语言的新高度。艺术家在与蘇富比的访谈中曾经表示:「『房中房』源自古代建筑术语,第一个『房』是指『房屋』,是第一重与外界隔绝的封闭空间,第二个『房』则是大型家具建构出来的第二种封闭空间,形成私密中的私密。《房中房》的诞生,正是(从立意上)将私密的空间公开化,(从形式上)将完整的结构碎片化。」《红色之床》恢廓而不失柔情,其以大漆般的正朱为主色调,左右两处的烟熏痕则掺进适度姹紫,穿透了架子床、穿透了背景、更似乎穿透了时间和空间,在端严方正之中点染浪漫气息;在肌理营造上,艺术家除了在背景仔细堆迭米白色系油彩,营造斑驳沧桑的岁月感,更放手施为在架子床上留下快意淋漓的寛阔、硬朗线条,留下创作过程的速度与力量;艺术家将架子床的形体拆解,在重构过程中,则积线成面,以方块般的平面,重构出「床」的形像。这些二维方块在组构、堆迭之下,形成了一种半具象的深度、抽象的空间,而为了进一步强化此种特殊空间,艺术家更在画面装嵌了他多年来收集的古典家具部件,提升画面力度,甚至形成破坏感,洞开千百年来东西方绘画始终难以逾越的「画平面」,并在油彩的涂红、刷白与熏黑之间,汇通各部层次空间,这种观念与技法上的突破,正是评论家贾方舟在《天工开艺-论王怀庆》所指的「介入与越出」:

  「『介入与越出』作为艺术探索的一个新向度,是王怀庆做出的一次大的跨越。『介入』是指在画布上直接使用木制品或木板,『越出』指的是被解构的『碎片』从画内走向画外,越出画布的局限,使墙面和画面相呼应,使画面呈现出一种开放的、甚至可以无限延展的画面。『实物』的介入与越出,对其单纯的架上绘画无疑是一个突破。」

  继往.开来.典范

  《房中房-红色之床》语境丰富,既结合了王怀庆早年的经历,也反映了他在千禧之交的壮怀:八〇年代初,艺术家初次游历江南,在浙江绍兴鲁迅故居旁边的招待所首次睡上传世的「架子床」,留下难忘体验,形成本作造型与情感之基调;1999年,艺术家有感中国历史最波澜起伏的一百年即将结束,象征新开始与新希望的廿一世纪即将到临,由此一改沉郁深邃的色彩语言,首度以大红色系创作出《足-2》,呈现一张气势磅礡的明式花叶足条桌;同年,王怀庆亦在画作《像似椅子》首次实验性的置入家具部件。《房中房-红色之床》的表现形式,正是对以上两幅作品的深化发展,除了以更具表现性的笔触挥洒红彩,组建出结构更复杂、内涵更深邃的明式架子床,家具部件的植入亦更显成熟,特别是伸出画面下方的四足,对于作品布局至为重要,亦令作品兼具雕塑与装置性质。王怀庆点评本作之时,特别提及创作过程中,当画面初步确立,便需将画布架起,嵌接四足之后,才能继续绘画,以便准确分割及定位布局;这些装嵌的部件,不完全是床的部件,而是在对架子床有清晰理解之后的再创造,使之既有传统的铺垫,又有现代的观念。

  王怀庆自言,他在创作上追求突破,不止是艺术上的需要,更是生命上挣脱束缚的吶喊。特别是生于封闭社会,而随着改革开放逐步获得自由的世代,面对着国家发展所带来的繁荣,以及随之而来的文化断裂,这种爱恨纠结的情感,即化为强烈的内在驱动力,在作品上不吐不快。《房中房-红色之床》的诞生,标志了王怀庆的艺术不再局限于「绘画」,借着早年因物资匮乏而练就的木工技巧,艺术家在千禧之后开出一条崭新大道:从绘画迭加装置,逐渐开拓出独立的雕塑以至大型装置项目,在国际舞台的影响力亦与日俱增,树立中国现当代艺术的新典范,并在2010至2011年于西雅图艺术博物馆的「走出故园-王怀庆艺术展」,向西方示范东方艺术如何在传统之中,开出一条通往新世纪的创作通路。

  《房中房-红色之床》在王怀庆的创作历程之中地位非凡。2003年,中国美术馆为庆祝建馆40周年,举办「开放的时代」大型展览,即特别挑选本作与馆方典藏的《伯乐相马》并列展出,作为艺术家的跨世纪对话,与其他顶尖中国艺术作品共襄盛事;展览结束之后,馆方甚至力邀本作进入馆藏。此后,《房中房-红色之床》相继参加了上海美术馆(今中华艺术宫)与广东省美术馆的「天工开物」巡回个展,以及2012年台北市立美术馆的「一生万」个展,引起海峡两岸的重大回响,具备博物馆级典藏价值。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怀庆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