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怀庆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说王怀庆的油画艺术

2011-06-29 10:46:2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吴冠中
A-A+

  孩子们玩积木,堆积了推倒,推倒了再堆积,忘我于艺术创造。

  王怀庆起先注视绍兴民居木梁木柱的构架,由于白墙的衬托,那构架纵横穿插,倾斜支撑,充分展示了力度的强劲,并自成宇宙一统。由此前进,他又爱上了明式家具,桌、椅、板凳……结构更为精密,每件出色的家具不止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更是一家之主,一国之主,他于此看到“大明风度”(他的一幅作品)。

  然而他并非为家具而迷恋家具,或拜倒于文物的石榴裙下,他动手拆毁精确的大匠之构建,他看明白了构建之为构建,自已要重新构建了,他以童心发展民族的传统,孩子敢于以积木构建大厦。

  王怀庆从美术学院附中,大学,到研究生,受过严格科班锻炼,早年的具象油画“伯乐相马”及“搏”等赢得了他在美术界的实力派威望。后去美国两年,他说他是带着我的两句话上飞机的:“只有中国的巨人才能同外国的巨人较量,中国的巨人只能在中国的土地上成长。”我说话总多偏激之词,但王怀庆倒真的又回到了祖国大地。寻寻觅觅,他也在东寻西找,探索古、今。他长期驰骋于油画彩色缤纷的疆埸,后来却钟情于黑白视野了。这个切入口起先很窄,别人担心他只在桌椅间讨生活,前景堪优。这个切入口像一个山谷的入口,进入之后也许是绝壁死谷,将大哭而回,或柳暗花明,将发现新大陆。近十年的钻研,这个王怀庆之谷显得愈来愈开阔了,他从明式家具的启示进入钢筋铁骨的铸造,而他的钢筋铁骨的蓝图却始于任性的、童心的挥写,冰冷的躯体不失丹心碧血。碧血,我感到他艺术中潜伏的悲剧意识。他的“夜宴图”表现曲终人散,烟飞灰灭,黑色的幽灵在倾吐“钿头银蓖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的昨日豪华。这一曲悲歌依附于黑色块面的跌宕,线形之巨细对照及横斜荡漾,古典诗词或现代曲调被译入了形式的节律。他的近作更多表现对传统观念的拆与结的大变革,大伸缩:一张瘦的桌子的横、坚身段联袂绘出了一个清癯瘦的老人,一把长剑从天而降,是威胁?是卫护?情势严峻(两个时间裹的一张桌子);杂技的椅子功在惊险中步步升高,视觉的惶惑伴随着心态的悬念(椅子功);椅背椅腿挤挤如林,疏疏密密好风光(横坚,二联幅);小板凳厚实如墩,霸占了整个天宇(小板凳);满目纵横,被拆散的家具之臂腿正在寻找新的安身立命的家园(寻找);横断的桌面,乌黑从高压迫深红的空间,细瘦的腿齐力支撑,歪歪斜斜,幸有两道上升的黑支柱,平衡了画面宇宙,朱红小色块是烛,是眼,是心藏,是溅撒的血(足);三联幅“金石为开”是鸣金,是短兵相接,是力的攻击,不惜粉身碎骨;三联幅“大音无声”疑是失落的山野,难辨荒漠断崖,却有急流奔泻,齐白石步入山林,听到了蛙声十裹出山泉,王怀庆爬上当代人才能到达的层面,用视觉感受人间万籁。

  西方的克莱因(Kline)、苏拉日(Soulages)等不少画家均在揣摩,吸取我国画法的黑白构架,而王怀庆的构架不只是单一的形式规范,因民族的魂魄,石涛的心眼,都启示了王怀庆探索的方向。我对其作品的感受或联想未必是作者的暗示,作者竭力发挥“黑”之威慑力,强调黑与白的交织,推敲肌理的铺垫,经营无声有序的生存空间,以孕育童心。

  我曾写过一篇短文《疾风劲草说王怀庆》,我们曾属同一单位,因之“文化大革命”期间深识王怀庆,今见其新作,信乎风格即人格,其强劲的结构观念正在步步展拓,其作品中的赤子之心日益鲜明,他默默拼搏,艺无涯。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怀庆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